法利电子科技(嘉兴)有限公司

瑞典科技公司Epicentre向员工体内植入芯片

2017-05-31 15:40:17 法利电子科技(嘉兴)有限公司 阅读

瑞典科技公司Epicentre向员工体内植入芯片


    斯德哥尔摩Epicenter公司建议其职员植入能够开启公司各个进出口门的特别芯片,同时使用这种芯片来进行打印和付午餐费,所植入芯片能够保存工作联系的一些资料,同时还能够与各种智能手机的应用相互作用。这种芯片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位置植入,对健康没有影响。目前已经有150名公司的工作人员植入了这种芯片。那些已经植入芯片的人表示,这些芯片已经成为他们的职业性纹身Epicenter公司领导表示,希望未来能有700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植入该芯片。

  对此,数字创新咨询公司Futurice的新技术总监Paul Houghton通过四个层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1.对员工有什么好处?

  任何创新项目都需要回答几个关键问题。项目试图解决什么问题?这是值得解决的问题吗?用户如何从我们的解决方案中受益?用户体验是什么?Epicenton正在努力解决一个问题,就是无障碍付款、打印、开门,但对于这样的问题已经存在同等有效和较少侵入性的解决方案了。植入的RFID芯片与标准办公钥匙扣或交通卡上的RFID芯片没有什么不同,它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标识符而已,芯片可以在靠近门或付费点的扫描仪上读取信息。虽然植入皮肤中是一种方法,但现有的可穿戴式产品(NFC 戒指)完全可以替代。

11.jpg

埃克森特公司员工使用芯片开门

  2.员工产生的数据该如何安置?

  微芯片其实是被动的,它们不能主动地监视用户的活动。然而,它们可以存储或帮助创建非常详细的动作行为,例如开门、购物、什么时候上下班、用了什么样的打印机等。虽然这是看似不能使用的基础数据,但所有的基础数据都是用户行为的反应,一旦被用于不正当的交易,将会暴露用户隐私。从理论上说,一家公司可以从植入式微芯片中挖掘数据,但问题在于,员工怎么知道收集什么了数据,数据被用来做什么,谁可以访问数据,数据存储在哪里,以及究竟谁拥有数据。这里面所涉及的系统和技术非常复杂,数据滥用的可能性非常高。

22.jpg

帕特里克·梅斯特顿

  3.对安全有什么影响?

   RFID植入物在安全性上有几个问题。不仅仅是雇主,任何使用NFC扫描仪的人都可以读取未加密的RFID的数据。皮肤里植入的芯片尤其如此,这些芯片能够与许多潜在的扫描点连接。此外,使用专业扫描仪,可以从几米远处读取或检测芯片。必须指出的是,通过手机和交通中存在的RFID技术可以轻松确定一个人的地理位置。但是,人们可以断掉电话或交通卡中的电子设备以防止被跟踪。但是如果芯片植入皮肤内就没有办法轻松躲过跟踪了。在成熟技术没有出现之前,植入芯片会对人身安全造成威胁。

initpintu_副本.jpg

芯片和米粒的对比

  4.这样的实验仅仅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技术需求吗?

  对身体做各种各样的改变是日益增长的趋势,比如脑内植入无线的 Neil Harbisson。同时,Cyberise.MeDangerous Things 等生物合成技术公司的兴起将芯片等植入物转化为商品。

33.jpg

芯片植入位置

  芯片植入物是一种创新,特别是如果技术发展使得微芯片可以存储更多的数据。但是,只有完全由用户自己控制访问权限才是安全又公平的。为了保护用户,需要一系列关于数据所有权和安全性的立法,以及一个权威组织( Mozilla Foundation Electronic Foundation Frontier)建立的生态系统,他们可以监督和证明雇主使用植入数据的合法性。

55.jpg

斯德哥尔摩SIME公司的CEO克里斯托弗(Christoffer)

   Epicentre的微芯片植入计划作为人类植入技术趋势的一部分,引发了关于道德、安全和隐私的思考。在这些方面失控的代价远远超过技术本身带来的价值。

  据描述,芯片的植入方式非常简单,芯片注射器会在拇指与食指之间移动,找准位置,然后像是点击鼠标一样咔擦一声,芯片就植入完毕了。

  汉尼斯·索布布拉德(Hannes Sjöblad)是一家生物黑客公司的创始人,也曾在埃克森特公司任职,他认为植入芯片的安全性已经接受过生物实验的证实,并且存在很高的医学潜力。

  和大多数高新技术一样,这项芯片技术会引发安全和隐私问题。在生物安全的前提下,芯片可以产生数据显示雇员的工作频率和购物内容。该芯片不同于普通公司的上班打卡和智能手机的地方在于,虽然它们都可以生成相同的数据,但被植入芯片的人没有办法轻易地将这些数据从芯片分离。

  据了解,这种小型植入芯片使用的是近场通信(NFC)技术,与非接触式信用卡或移动支付相同。当距离芯片几厘米(或者几英寸)的读取器激活时,少量的数据通过电磁波在两个设备之间完成传递。被植入的芯片是被动的,意思是它们包含其他设备可以读取的信息,但不能自己读取信息。

  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研究所(Karolinska)的微生物学家本·利伯顿(Ben Libberton)表示,黑客可以从嵌入式微芯片中获取巨大的信息。当微芯片变得越来越复杂时,伦理困境也将越来越大。

  瑞典埃克森特公司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,自20151月尝试植入芯片开始,现在有大约150名员工接受了芯片植入。一家位于比利时的公司也为员工提供了这样的植入物,近年来,世界各地的科技爱好者都尝试过类似的事情。

  25岁的桑德拉·哈格洛夫(Sandra Haglof)在与埃克森特公司合作的一家活动公司里工作,她接受了芯片植入,并说道:我想成为未来的一部分。



了解更多方案经验,请联系嘉兴法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,邮箱:info@faread.com,或登入 www.faread.com

    嘉兴法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以无线射频识别(RFID)自主技术为核心,致力于RFID的技术研发和应用推广,结合物联网(IoT)提供专业RFID产品及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,涵盖自动化生产,汽车生产线,工业4.0,物流追踪,资产管理,仓储管理,动物识别,医疗器械和药品管理,食品安全和溯源,门禁系统等应用领域。

 


POWERED BY GOOMAY